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全部文章 > 正文

眼角有细纹中国史上最早的段子手,留学圈嘴炮第一人!-加拿大留学生报

作者:admin 日期:2015-12-14 分类:全部文章

中国史上最早的段子手,留学圈嘴炮第一人!-加拿大留学生报
加拿大留学生报
每天最优质留学资讯
加国留学生都在关注

授权转载自:北美留学生
微信号:NADaily
“到中国可以不看三大殿,不可不看辜鸿铭蜜坛。”
这是20世纪初,西方流传的一句名言。
辜鸿铭,这个在当时的中国被称作“异类”、被国人当作“笑话”的文化名人,却一直被西方世界奉若神祗。
今天正是他的诞辰,小编就带大家走进这位历史上的留学生!

辜鸿铭自号“东西南北人”。
他曾概括自己的一生是:生在南洋,学在西洋,婚在东洋,仕在北洋。
西洋留学深造,娶了日本女人,用洋人做仆人,却供职于北洋军阀,一生充满传奇色彩也备受争议。

1857年7月18日,辜鸿铭出生在南洋一个与国际接轨的家庭里。
很小的时候接触外国语言文化,学博中西,精通九国语言,获13个博士学位,是历史上真正够得上“学富五车”四字的文化大家之一,也是传说中的“别人家的孩子”。

这位传说中“别人家的孩子”,怪癖真的很多,但对于像西方人宣传东方文化和精神是万般执着切自信。
不评价他的人品作风,做过的一些事绝对是高大上吊炸天很狂很酷炫。
最炸天的大概就是,他把中国“四书”中的三部——《论语》、《中庸》和《大学》,翻译成了英文让老外看,这大概比李阳的疯狂英语还疯狂吧。


像我们这种把文言文翻译成白话文都费力的文化废人,是没有办法理解的。

他是当之无愧的语言天才狮王斗鱼,能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把莎士比亚所有戏剧烂熟于心。
能用中文回答英文,用英文回答中文,还不时插入拉丁文,法文,德文等,常常令问者瞠目结舌。

1870年,14岁的辜鸿铭被送往德国学习科学。后回到英国,掌握了英文、德文、法文、拉丁文、希腊文。
并以优异的成绩被著名的爱丁堡大学录取,并得到校长、著名作家、历史学家、哲学家卡莱尔的赏识。
1877年,辜鸿铭获得文学硕士学位后,又赴德国莱比锡大学等著名学府研究文学、哲学。此时,辜鸿铭获文、哲、理、神等十三个博士学位,会操九种语言。

如此酷炫的语言天赋加上文学修养,毫不意外立方体泰剧,他的怼人技能点已经满点了。


在英国留学时,每逢中国重大传统节日,辜鸿铭就在房间里朝东方摆个祭台,敬上酒馔,遥祭祖先。
房东老太揶揄他:
“你祖先什么时候会来享受你这些大鱼大肉至尊股神啊?”
他响亮地回敬道:
“应该就在贵先人闻到你们孝敬的鲜花花香之前!”

有一次乘车外出,中途上来几位年轻的英国人。他们见辜鸿铭身穿长袍马褂。留着长辫子,就表现出很不恭敬的神态响水教育网。
辜鸿铭见此,不动声色地从怀中拿出一份英文报纸,倒过来认真地看起来。几位英国小青年笑着嚷道:
“这个白痴,不懂英文还看报,拿反了还不知道。”
面对英国小青年的傲慢,辜鸿铭用纯正的英语说:
“英文这玩意实在太简单了,不倒过来看,真是没意思唐山五虎。”

而最骚的是,辜鸿铭甚至还写过一条嘲讽银行家的话,还被收进了英国不列颠辞典。
“银行家是这样的人,当天气晴朗时,硬把雨伞借给你;阴天下雨的时候,又凶狠地要将伞收回去。”

怼人,他说第二怕是没人敢说第一了。

1885年,辜鸿铭回中国,被湖广总督张之洞委任为“洋文案”(即外文秘书)。
1911年辛亥革命后,在全国大剪辫子的热潮中,辜鸿铭始终留着一根辫子,与新文化运动的倡导者们展开对战,他对外国友人说辫子是他的护照。

1915年在北大任教時,学生哄堂大笑。
他平静说道:
“我头上的辫子是有形,你们心中的辫子却是无形的。”

很多人劝辜鸿铭剪去辫子,辜鸿铭却不为所动,始终留着一根辫子周毅火。并扬言:
“谁动我的辫子,我就和他拼命。”

辜鸿铭说:
“许多人笑我愚忠于清室。但我之忠于清室实非忠于吾家世受皇恩之王室——乃忠于中国之政教打雀英雄传,即系忠于中国之文明。”
其实辜鸿铭的辫子,并不是仅仅为了复古而留。早在英国留学时,他已剪掉辫子,西装革履,一副洋派埃尔隆德。
后来人人谈论反清革命,他反而把满清人硬栽上的辫子重新留了起来。原因很可能是“立异以为高”。

外文怼外国人都不怂的,说起中文,还会怕你们吗?

1922年,年轻的胡适回到中国,就任北京大学教授。
辜鸿铭却批评他说的是美国中下层的英语,并说:
“古代哲学以希腊为主,近代哲学以德国为主张京雅 ,胡适不懂德文,又不会拉丁文,教哲学岂不是骗小孩子?”

在一次教员会上,辜鸿铭公然扬言:
“今天没皇帝了,伦理学这门功课可以不讲了。”
时为文科学长的陈独秀差点气晕了过去。

如此幽默的老师,不多见。
辜鸿铭在北大讲英国诗,旁征博引,怪论迭出岱崮地貌,比如他把英文诗分为三大类,国风、小雅和大雅地美硝唑,国风中又分为苏格兰风、威尔士风等七国风。

在列举诗人的作品时,他常常不假思索,脱口而出,翻开诗集一对照,竟一句不差,记忆力之惊人让所有学生,包括反对他的人,都不得不折服。


20世纪初,辜鸿铭先生代表北洋政府出席华府会议。
某次酒会上,一个美国女士坐在辜鸿铭旁边,望着这个形容古怪的中国老头,她一时找不到话题,于是学着唐人街腔的破碎英语问道:“like soup?”

辜鸿铭礼貌地点头微笑。女士认为这个Chinaman连最浅的英语都听不懂,便不再答理他了。
酒过三巡,辜鸿铭起立致词,操一口流利典雅的英语三顾草庐缩写,全座为之赞叹不已。辜鸿铭坐下来,也学那女士的腔调,低声问那已经羞得满脸通红的女士道:“like speech?”
这是什么小说里霸道男主霸气又不失优雅的护犊子场景?就差一个女主了。

辜鸿铭最著名的辩论是他关于婚姻的茶壶理论。
他公开主张多妻主义裴少飞,金柳妍他说:人家家里只有一个茶壶配几个茶杯,哪有一个茶杯配几个茶壶的道理?
美国妇运分子跟他争论这个问题,最后辜鸿铭问她:
“亲爱的女士,请问你们家的马车有几个轮子?”
“有四个。”
“用一个打气筒灌气,还是用四个打气筒灌气?”
“当然是用一个。”
“娶小老婆就是这个道理!”

虽然辜老平时怼人油嘴滑舌放浪形骸,迷恋传统的中国文化阿科吧,特别是旧文化中的糟粕,包括对纳妾、玩妓、小脚等等的癖好遥感集市。
但对于国家问题,还是很有原则的。

他爱中国之文化,他更爱中国之人民!
辛亥革命那年冬天,袁世凯曾经让唐绍仪(清尚书、民国总理)和张謇(清状元、实业家)设酒,希望辜鸿铭支持袁党。
辜鸿铭当场翻脸,称二人为“土芥尚书”和“犬马状元”。
在那个年代眼角有细纹,当整个民族都陷入“失语”的窘境之时,只有辜鸿铭一个人便携式药田,向茫然无知的时代,纵声呐喊!

辜鸿铭被称为“清末怪杰”,就是这样一个在国人眼中的怪老头,却被外国人视为天才,被印度圣雄甘地称为“最尊贵的中国人”。

他一生都以传播中国文化,“教化西方”而努力。在那样一个西学东渐的年代,辜鸿铭始终坚守这一份文化自信,在满目疮痍的国土之上,尤其显得至珍至贵!
有人骂他为“腐儒”,有人赞他为“醇儒”,其实都不对,他只是一位天生反骨的叛逆者。
一只有意思、有温度、有组织的青年留学生公号,北美留学生的聚集地,关注我们自己的话题。
本文系授权发布,From:北美留学生,ID:NADaily,欢迎分享至朋友圈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,加拿大留学生报 诚意推荐



猜你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