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全部文章 > 正文

硝苯地平片中国古籍《山海经》-Marr

作者:admin 日期:2016-04-01 分类:全部文章

中国古籍《山海经》-Marr
《山海经》是我国古代典籍中的一部奇书,内容荒诞怪异,形式简短散乱,却冠以经典之名,可见它的价值和后世对它的重视。现如今影视商业市场中玄幻仙侠剧占整个市场额比重较大,最近热播的电视剧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收到追捧,还记得剧中提到的白浅上神隐居的青丘吗?
青丘之国就源自于《山海经》,其上有如下记载:“又东三百里,曰青丘之山 ,其阳多玉,其阴多青雘。有兽焉,其状如狐而九尾,其音如婴儿,能食人,食者不蛊。有鸟焉,其状如鸠,其音若呵,名曰灌灌,佩之不惑。英水出焉袁思怡,南海注于即翼之泽。其中多赤鱬,其状如鱼而人面,其音如鸯鸳,食之不疥。涂山氏后期就居住于青丘国。”除此之外还有《青丘狐传说》等影视剧均来自于此书。
上古神话悠远神秘,大受游戏开发者和影视剧作者的青睐,也有越来越多的电视作品借此题材进行改编。《山海经》作为中国古代神话的代表作品,其研究价值和存在意义是深远的,无法估量的,你还处于通过欣赏影视作品了解《山海经》的阶段吗?今天我们就来普及下这本传世之作《山海经》天下第一佞臣。
《山海经》成书自战国至汉初,荟萃了地理舆图、神话传说、土风异俗,不仅是中国最早关于地理学、博物学、方志学、风俗学与神话的小百科全书,而且就其内容与文化特征看,可以说是中国海洋文化的开山之作。
人类在地球上生息繁衍数十万年,地球的历史要早得更多。“汤汤洪水方割,浩浩怀山襄陵”,地球早期曾是一片混沌,如中国有大禹治水,西方有诺亚方舟的故事。冉东阳悠悠逝川,沧海桑田,生死历劫,岂独人世?麻姑说她三次看到沧海变桑田,桑田变沧海,乃是穿越时间隧道对人类生存环境的一种观照。“万川归之,不知何时止而不盈;尾闾泄之,不知何时已而不虚。”(《庄子·秋水》)大海浩瀚的动态意象,是人类窥察宏观世界的一个全方位视角,也是人类精神世界与想象空间的一方无垠天地,更是人类对于自然、社会以及生命轨迹与命运循环的一种宏观解读。

《山海经》成书年代正流行笔记散文,无论是诸子的语录体,或是“断烂朝报”式的史传文本,都由短制汇集成宏篇。《山海经》取材于谈山说海,猎奇搜逸,与道听途说、街谈巷议的稗官小说相类,至今有些地区尚把闲话聊天称作“山海经”。流传既久,积累日富,有人加以整理辑录,便有了这样一部不同凡俗的奇书。《山海经》记载了约四十个方国,五百五十座山,三百条水道,一百多个历史传说人物,四百多种神奇鸟兽,共三万言十八卷。前五卷为山经,中八卷为海经,后四卷为大荒经,最后一卷为海内经,其时空纵深几达于无限,可谓集上古传说文化之大成。海经篇幅最多,山经也写到江河与海,大荒经与海经并无区别,海内奇观与海外奇闻是着眼重点。可以说,《山海经》乃是中国古代第一部写海洋的经典,反映古代先民对于海洋的认知、好奇、探索与向往,体现了强烈的人文精神和鲜明、浓郁的海洋文化特色。
一、《山海经》是中国古代第一部写海洋的经典
《山海经》虽说是山经、海经,其实是以人为本,山海为背景,记述古代先民生活与生存环境的经典,是中国古代第一部写海洋的经典。中国最早记录历史的文献《尚书》,相传由孔子编定,所载史事从尧开始,距今已五千年,多语焉不详,海外则付阙如。《山海经》对这一段漫长时空的人类生活、劳作、生存环境、风尚民俗与意识形态作全方位、多侧面的观照,填补了长达几千年的历史空白。
首先,它以山海为坐标,确定人类生存的三维空间。山经分东西南北中;海经分海外与海内,分东西南北;大荒经亦有东西南北四至,远至人类尚未到达和发现的区域,多在海外。中国古代以海岸为轴线划分海内和海外。刘邦《大风歌》云:“威加海内兮归故乡。”海外即化外,不服王化,不受管辖,连李白也说“烟涛微茫信难求”,大陆的帝王把这一块交给神仙去管领了。而《山海经》却把眼光从海内延伸到海外以及大荒。原来这海外还有海外,分布着众多方国,众多民族,许多土风异俗、奇谈佚事,见所未见,闻所未闻,使**开眼界。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《山海经》在描述这些方国风土人情的同时,特别注意其自然气候与生存环境。如:“有神,人面蛇身而赤,直目正乘,其瞑乃晦,其视乃明,不食不寝不息,风雨是谒。”(《大荒北经》)此神叫烛龙,他的眼睛张合,便是昼夜,不寝不息,只以风雨为食。这分明就是大海恒动不息的形象,渲染出晦明变化的海洋性气候。“有鱼偏枯,名曰鱼妇。颛顼死即复苏。风道北来,天乃大水泉,蛇乃化为鱼,是为鱼妇。”(《大荒西经》)毛泽东词云:“人或为鱼鳖”,淹溺的人变鱼刘守玟,这种奇思诞想,自然与海洋有关。“其下有弱水之渊环之,其外有炎火之山。”“寿麻正立无影,疾呼无响。爰有大暑,不可以往。”这寿麻之国分明是在赤道,阳光直射,正立无影,酷热无风,大声呼唤也听不见。
其次,它以国别为标界平庄吧,勾勒出一幅古老的世界舆图,重点是山志与海洋志。尤以海洋志具体、生动、鲜明,在古代典籍中独树一帜。谚云:“十里不同风,百里不同俗。”远古时代,山海阻隔,交通不便,人们老死一隅,绝少往来,不仅形貌服饰各异,风俗**惯更大相径庭。至于“国”的概念,中国古代或指诸侯封地,或专指城邑与某一地域。《山海经》所列举四十方国,多在海外。“沧海月明珠有泪,蓝田日暖玉生烟。”(李商隐诗)海外殊域,烟波浩渺,云气怗鲉,自然使人浮想联翩。其取名特点,一是取体形服饰之异相,如长股国:“长股之国在雄常北,被发。一曰长脚。”(《海外西经》)周饶国:“其为人短小,冠带。”(《海外南经》)人的个子高矮也是一方水土使然,今日的东北人与广东人犹此。又如女子国:“女子国在巫咸北,两女子居,水周之。”今之摩梭族,尚有“女儿国”,在风光秀丽的泸沽湖畔聚族而居,实行走婚制。结匈国与女子国相似,“其为人结匈”。(《海外南经》)凸出的结形物或块状物,指女子胸乳,由此可窥见氏族母系社会的面影。其它诸如深目国“为人深目”,聂耳国“为人两手聂其耳”,(《海外北经》)玄股国“其为人黑股”,毛民国“为人身生毛”,(《海外东经》)枭阳国“其为人人面长唇,黑身有毛,反踵,见人则笑”,(《海内南经》)深目大耳,黑股长唇,都是指某些部族突出的形体特征。二是取生产与生活的特点。如长臂国:“捕鱼水中,两手各操一鱼。”窣国:“其为人黄,能操弓射蛇。”(《海外南经》)“有因民国,勾姓,黍食。”(《大荒东经》)狩猎、捕鱼、艺黍乃原始先民基本的生产活动,至于刳木为船,当是进入了较高层次。在当时社会条件下,由于工具简陋,往往劳而无获,故有劳民国:“为人手足面目尽黑。”(《海外东经》)肤色黧黑当是由于终年日晒雨淋所致,与《诗经》“民亦劳止”略同。三是取部族图腾的徽记。原始部落为了增强凝聚力,都有图腾作徽记,图腾多为动物的形象,以示威武凶猛,对其它部族有威慑力。如:“东方句艺鸟身人面,乘两龙。”“朝阳之谷,神曰天吴,是为水伯……其为兽也,八首人面,八足八尾,背青黄”(《海外东经》)。“冰夷人面,乘两龙。”“东海中有流波山,人海七千里一夜皇妃。其上有兽,状如牛,苍身而无角,一足,出入水必风雨,其光如日月,其声如雷,其名曰夔。”(《大荒东经》)以上这些都是图腾形象,其种种异相,与其部族生存环境、宗教信仰有关,且与海有渊源,如人面鱼身的氐人,八首人面的天吴,乘两龙的冰夷,都是滨海部族。夔,孔子在《论语》中曾提到过它;“黄帝得之,以其皮为鼓”,“声闻五百里,以威天下”。想是被黄帝部族征服,说明黄帝部族的势力已达于海隅,海洋成为人类必须面对的新课题。
再次,以部族的风俗习惯为标识,反映当时人类恶劣的生存环境与艰苦的生活境遇,着眼点多在海边与海外。如:黑齿国“为人黑齿,食稻啖蛇”。玄股国“衣鱼食鸥,两鸟夹之”。(《海外东经》)这些部族聚居水泽海边,“两鸟夹之”相当于渔民驯养的鹭鸶。煊头国“其为人,人面有翼,鸟喙,方捕鱼。”(《海外南经》)“陵鱼人面,手足,鱼身,在海中。”(《海内北经》)《山海经》中多有关蛇的描写,如“北方禺疆,人面鸟身,珥两青蛇,践两青蛇。”(《海外北经》)这些蛇并非装饰品硝苯地平片,而是狩猎物。海边水泽湿地,蛇较易捕得,啖食之余便加以豢养。《山海经》中多处写到“乘两龙”,“践两蛇”,当是独木舟或木筏,往来海上,便有践蛇乘龙的感觉。而山林中最威猛者莫过于虎,常作为一些部族的图腾,如:“北海之内,有山一名曰幽都之山,黑水出焉。其上有玄虎。”(《海内经》)“聂耳之国在无肠国东云子中学,使两文虎……两虎在其东。”“北海内有青兽焉,状如虎,名曰罗罗。”(《海外北经》)虎为百兽之王,今云南的某些少数民族称虎为“罗罗”,一部分彝族人还认为自己是虎的后代,自称罗罗人。无论是饲蛇或画虎,都无法掩饰原始人类生存窘境。他们以树皮为衣(《海外西经·肃慎国》),以木叶为食(《大荒南经·盈民国》),饥饿时甚至食人,如:“穷奇状如虎,有翼,食人从首始。”(《海内北经》)由于缺衣少食,部族人丁不旺,“无垴之国在长股东,为人无垴。”(《海外北经》)无垴即无继,没有后嗣,后嗣都夭折了。《山海经》多处提到“十日”,天上有十个太阳,长时间干旱不雨。夸父逐日与羲和浴日的故事(见《海外北经》和《大荒南经》)并非想象中那么浪漫歌留多,简直可以说是悲壮。在部族与部族之间,经常发生战争与掠夺,著名的有黄帝战蚩尤的故事(《大荒北经》)、禹杀相柳的故事(《海外北经》)。黄帝与蚩尤在风雨中作战,风雨象征战争的酷烈程度;禹杀相柳,血流遍野,乃至不宜种植。蚩尤与相柳都是南方海边部族,相柳是水神共工下属,传说海边尚存共工之台。虽然海阔天空,却是走投无路。“贰负之臣曰危……帝用计梏之疏属之山,桎其右足,反缚两手,系之山上木。”(《海内西经》)“柔利国在一目东,为人一手一足,反膝,曲足居上。”(《海外北经》)战败部族成为奴隶的命运十分悲惨,不但拷镣加锁,而且去手砍足,任人宰割。刑天则是其中勇于抗争、不甘屈服的一个:“形天与帝争神,帝断其首,葬之常羊之山,乃以乳为目,以脐为口,操干戚以舞。”(《海外西经》)这无头而操干戚以舞的刑天,表达了广大奴隶们的求生意志与不死精神。刑天炎帝族,居海边。鱼类也有乳目脐口的,如螃蟹。

二、《山海经》是一部搜集中国古代社会早期文化的经典
中国古代社会早期尚处于文化幼年期,蒙昧与半蒙昧状态:结绳记事,划地作画,执牛耳而歌,仿百兽舞。但人类毕竟已迈出历史性的一步,脱离野蛮,走向文明。由于年代久远,人类早期文化遗存多已湮没,考古发掘只是吉光片羽,未窥全豹。《山海经》则是最早而且比较全面地鲾集中国古代社会早期文化的一部经典,其文化价值高于同时期的相关著作。兹略举数端:
1.《山海经》已有关于人类佩戴饰物的记载珠江宽频,多处写到玉:“泰山,其上多玉。”(《东山经》)“竹山……其中多水玉。”(《西山经》)“夏后启于此舞九代……佩玉璜。”(《海外西经》)“其十四神皆彘身而戴玉。”(《北次三经》)玉是石之美者,先民常以玉作器皿,为饰物。他们不但佩玉,而且佩戴一切可以炫美的装饰品,如:“其名曰旋龟,其音如判木,佩之不聋。”“基山,有兽焉,其状如羊,九尾四耳……佩之不畏。”(《南山经》)这些饰物既美观又实用,自然乐于佩戴。而玉不产于海,便产于山,采集颇为不易。中国是玉文化最发达的国家,汉字中以玉为偏旁的字多达百余,历代玉器饰物品种数以万计,美仑美奂。“爱美之心,人皆有之。”孟子认为是人性的表现,其实乃是一种文化心理,与物质生产同步,与风俗**惯同构,反映人类最初的审美自觉,《山海经》对此作了珍贵的记录。
2.《山海经》记述了原始的歌舞。歌舞本乎情性,伴人类劳作而产生,出于自娱和娱人的需要。如所谓:“情动于中而形于言,言之不足故嗟叹之,嗟叹之不足故永歌之,永歌之不足,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。”(《毛诗序》)夏禹的儿子夏启是中国传说中的歌舞之神,他左手操翳,右手操环,在大乐之野舞九代。九代原是天宫的乐舞,是他到天帝那儿作客偷来的。(《海外西经》)揭开其神秘面纱,可以想见原始先民集体载歌载舞的情景,如今非洲与拉丁美洲一些部落还保留此种古老风俗。中国古籍中有《九韶》,《楚辞》中有《九歌》、《九章》、《九辩》,从中不难发现其渊源关系黑塔鬼。此外,黄帝以夔皮为鼓,刑天操干戚以舞,女丑尸“以右手鄣其面”,雷神“鼓其腹则雷”,都可以见到原始歌舞的某种迹象。“祝融生太子长琴,是处摇山,始作乐风龙湖嘉屿城。”(《大荒西经》)长琴是中国原始音乐的创始者之一。“枭阳国在北朐之西,其为人,人面长唇,黑身有毛,反踵,见人则笑,左手操管。”(《海内南经》)大嘴,反踵,善于表情,是歌舞者天赋,其左手所执之管,便是乐器。《山海经》关于踵国(《海外南经》)、交胫国(《海外北经》)的记载,着眼其腿部形体特征,踵、交胫都是原始乐舞。
3.《山海经》记载了不同地域的数百种奇禽异兽,具体描绘其形态特征与生长环境。兽类有猩猩、白猿、九尾狐、彘、象、羚羊、耗牛、熊罴、麝虎、豹、麋、鹿、天狗、狰、獾、橐驼、犰猞等百十种;禽类有凤凰、尸鸠、鸾鸟、比翼鸟、三青鸟、蒾、鮕、黄鸟、鸪苎鸟、驾鸟、鸩、鹆、三足鸟、五彩鸟、狂鸟、玄鸟等百十种。《山海经》图文并茂,观察精细,描绘生动,虽或有夸张,却大致可信。如:“鹿台之山周放个人资料,有鸟焉,其状如雄鸡而人面,名曰凫,其鸣自叫也,见则有兵。”(《西次二经》)“翠山,其鸟多,其状如鹊,赤黑而二首四足,可以御火休掉亿万爹地。”(《西山经》)所谓“人面”吕稚,当时人类蓬头垢面,瘦脸尖腮,自与禽鸟无异;二首四足盖是对禽,比翼鸟、鸳鸯、燕子之类,并颈比翼,形影不离。鱼类则有:赤鲑、鲇鱼、脍鱼、文鳐鱼,冉遗鱼、滑鱼、鱼、踦踦鱼、珠鱼、豪鱼、飞鱼、鲛鱼、文鱼、修辟鱼等百十种,与人类生活密切相关,如:鲇鱼,“见则天下大旱”;鳋鱼,“动则其邑有大兵”;文鳐鱼食之能治狂疾;食玭鱼可以治赘疣;诐鱼可以消肿,豪鱼、修辟鱼对治白癣有疗效,虽未获科学验证,却并非无稽之谈。其它尚有爬虫类、贝类等等。草木则从略,与山水结合,如荆山、葛山、神之山、翠山、竹山、松果之山、华山、丰山、荣山、空桑之山……中国向来有格物致知的传统,孔子说过:“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。”《礼记》云:“致知在格物,物格而后知至。”可是中国人又重道德,贵虚无,老子主张弃圣绝智,庄子认为“外物不可必”,“无用之为大用”,后世更注重性命义理之学,这也许是中国科技不甚发达的原因之一。从这一角度看《山海经》,就不仅有博物学的内涵,而且有认识论的意义。西晋张华的《博物志》是中国第一部较完整的博物学著作,渊源则来自《山海经》西域铁骑。《山海经》开中国植物学、动物学先河,格物致知,是一切文化的源头。

猜你还喜欢